風起,雲湧.jpg 

「這是個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狄更斯在雙城記開頭這樣寫著。

抬起有些迷濛卻無失清澈的雙眼,你口齒還是有些含糊,軟語問著:「那我們的年代呢?」

啊,是啊,在這看似美好的年代,是否也是最差的年代?

而看似千瘡百孔的你啊,是否也是擁著著那樣難以察覺的美好?

是秘密啊。你笑著湊近低語。

垂眼。

在風起中,雙眼被沙子迷濛了,

在雲動中,身軀不由自主的被拖移著。

 

該往何處去?

東南西北,又在哪裡?

 旅人手上的指南針,不知何時,已碎落一地。

 跺腳踩得更碎,怒氣可比頂上盛陽:「該死的指南針!處處跟我作對!什麼狗屁東西!」

猛然一陣風吹來,吹亂的身形。猛然抬起頭,前方是一片漫天無垠黃沙,旅人驚恐的雙眼深處,徬徨無所遁形。

沒有海市蜃樓,只有漫天黃沙。

 

而你,風吹得身形散亂,卻依舊還是笑容燦爛,說道:「我心歸何處,何處便是吾處。」

============================

老是記不住這裡的帳號

這張圖完成了有陣時間了,那個時候就只是心情很差,所以就手下線條一直繞啊圈的,

沒想太多。

那一圈又一圈的雲裡面,是不安的心緒,也是浮動的情緒。

這次回來南部,和朋友聊了一下。

聽聞許多同學都投入了公職考試的領域,大訝異。

大學的我還不太訝異,我們這個科系,出路甚窄,除了公家機關之外,似乎沒什麼比較好的出路。

只是高中的…真的很訝異啊。

不是認為考公職不好,只是驚訝。

公職的生活大多聽到的,是平穩,待遇也比較公平──當然,部門有很多類型,並不代表每個部門都這樣。

社會可不是這麼好混的啊~(認真)

而投身公職考試的同學, 很多,其實念的科系還滿OK的──找工作應該比較順利些吧?

 嗯,我很自以為是的認為著XD


朋友長吁道,還是父母親那個年代好,只要肯努力,就會成功。

 

於是我陷入思考。

 

想到了狄更斯的雙城記這段話。

 

是最好的時代 也是最壞的時代
是智慧的時代 也是愚蠢的時代
是信仰的時代 也是懷疑的時代
是光明的季節 也是黑暗的季節

是充滿希望的春天 也是令人絕望的冬天
我們的前途擁有一切 我們的前途一無所有
我們正走向天堂 我們也走向地獄

 

噢,是啊。

悲和喜,暗和明,總在一線之間。

我聽著時下流行的電子樂,不甚和諧的節奏在耳邊叫囂著。

我看著電視裡的悲歡離合,許多應該與不應該都被狠決的打破。

 

悲哀嗎?茫然嗎?

翻看書本,那似乎有些遠,但其實僅僅只過一甲子多的時代,

那無情的動盪,那撕心的破滅,

那永遠回不去的家園,那些被焚毀的記憶,

想想,

我又是多麼的幸運!

 

雖然說起來很可笑,但是黑夜裡,還是希冀著那一絲光芒,

幽冥中,總以為還有一線生機,

因為,雖然看不見,但是還是深深的嚮往光啊。(笑)

 

如果光旁人無法為自己點燃,何不自己點燃?

如果自己一直又一直無法點燃,那,嗯 

 

那就套句波斯王子裡面一直強調的一個單字:

Destiny  囉XD

 

唉噢,好殘酷噢。

 

起風囉,返航了,

親愛的南部盛陽,梅雨們,來年再會。

 

 

小狐狸一直有問題>口< 

「這是個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狄更斯在雙城記開頭這樣寫著。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抬起有些迷濛卻無失清澈的雙眼,你口齒還是有些含糊,軟語問著:「那我們的年代呢?」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啊,是啊,在這看似美好的年代,是否也是最差的年代?

而看似千瘡百孔的你啊,是否也是擁著著那樣難以察覺的美好?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是秘密啊。你笑著湊近低語。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垂眼。

在風起中,雙眼被沙子迷濛了,

在雲動中,身軀不由自主的被拖移著。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該往何處去?

東南西北,又在哪裡?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旅人手上的指南針,不知何時,已碎落一地。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跺腳踩得更碎,怒氣可比頂上盛陽:「該死的指南針!處處跟我作對!什麼狗屁東西!」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猛然一陣風吹來,吹亂的身形。猛然抬起頭,前方是一片漫天無垠黃沙,旅人驚恐的雙眼深處,徬徨無所遁形。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沒有海市蜃樓,只有漫天黃沙。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而你,笑容燦爛,說道:「我心歸何處,何處便是吾處。」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老是記不住這裡的帳號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這張圖完成了有陣時間了,那個時候就只是心情很差,所以就手下線條一直繞啊圈的,

沒想太多。

那一圈又一圈的雲裡面,是不安的心緒,也是浮動的情緒。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這次回來南部,和朋友聊了一下。

聽聞許多同學都投入了公職考試的領域,大訝異。

大學的我還不太訝異,我們這個科系,出路甚寬也算窄。

只是高中的…真的很訝異啊。

不是認為考公職不好,只是驚訝。

公職的生活大多聽到的,是平穩,待遇也比較公平──當然,部門有很多類型,並不代表每個部門都這樣。

而投身公職考試的同學, 很多,其實念的科系還滿OK的──找工作應該比較順利些吧?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朋友說,還是父母親那個年代好,只要肯努力,就會成功。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於是我陷入思考。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想到了狄更斯的雙城記這段話。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是最好的時代 也是最壞的時代
是智慧的時代 也是愚蠢的時代
是信仰的時代 也是懷疑的時代
是光明的季節 也是黑暗的季節

是充滿希望的春天 也是令人絕望的冬天
我們的前途擁有一切 我們的前途一無所有
我們正走向天堂 我們也走向地獄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噢,是啊。

悲和喜,暗和明,總在一線之間。

我聽著時下流行的電子樂,不甚和諧的節奏在耳邊叫囂著。

我看著電視裡的悲歡離合,許多應該與不應該都被狠決的打破。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悲哀嗎?茫然嗎?

翻看書本,那似乎有些遠,但其實僅僅只過一甲子多的時代,

那無情的動盪,那撕心的破滅,

那永遠回不去的家園,那些被焚毀的記憶,

想想,

我又是多麼的幸運!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雖然說起來很可笑,但是黑夜裡,還是希冀著那一絲光芒,

幽冥中,總以為還有一線生機,

因為,雖然看不見,但是還是深深的嚮往光啊。(笑)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Angela Aki的書信~15 歲的你,前些日子聽到,

·  中文歌詞:


展信愉快 現在讀著這封信的你

現在在哪正在做什麼呢
 
因為十五歲的我有著無法對任何人說 困擾的煩惱         

如果是寫給未來的自己的話
  
一定可以坦然的誠實的說出這一切  

似乎快要不行 忍不住要哭出來

好像快消失的我          
                       
要相信誰說的話繼續向前走呢       
           
好幾次我唯一的心卻被七零八碎的打亂           

在辛苦中走了過來 生存在當下          
 
生存在當下                

·  2009-12-10 23:43:44 補充

展信愉快 謝謝你

我想要告訴十五歲的你 
        
只要你不斷的問自己

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而向前行 就可以找到答案     

雖然無崖青春的海相當苛刻

乘著夢想的船 滑向希望的岸邊吧

現在 不要輕易認輸 不要哭泣

覺得自己快要消失時

相信自己的聲音勇敢向前走就行了

已經長大的我             

偶而也曾受傷無法入眠

活在又苦又甜的當下

人生一切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 
    
不要害怕建築你的夢想吧    

·  2009-12-10 23:43:50 補充

Keep on believing

似乎快要不行 忍不住要哭出來

好像快消失的我          

要相信誰說的話繼續向前走呢 

啊啊 不要輕易認輸 不要哭泣

覺得自己快要消失時 

相信自己的聲音勇敢向前走就行了

不論哪個時代

沒有經歷過痛苦是不會成功的

讓我看見你的笑容 快樂的活著吧
 
展信愉快 希望閱讀這封信的你

能夠幸福愉快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喵 in Beiging 的頭像
大喵 in Beiging

春暖花開 謬思園

大喵 in Beig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黑嚕嚕羊咩咩
  • 我想在不同的年代背負的東西都不一樣(各種包包)
    公職阿...有些的確很悠閒上網打發每一天,有的也跟打仗一樣
    但面對自己的技能
    還是希望能大展身手~ㄎㄎ
    >口<
  • 嗯,是啊,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包包,
    我啊,時常嚮往著某個朝代,也常緬懷某個年代(雖然未曾經歷),可是想啊想啊,是不是大多時看到的只是向陽面,卻忘記了那個年代更多枝微細節的苦與悲:D
    公職呢,若干部門也是很忙的,為民服務囉~
    有時我也會在想,這麼多年來考公職的人們,有多少是真正想「為民服務」,而去當公僕的?
    老師也是…

    大喵 in Beiging 於 2010/06/08 09:32 回覆

  • mozaiyang
  • 黑默;怎麼辦我看不懂
    但是感覺圖很棒^///^
  • 謝謝~
    不過看不懂啊,啊…@@a"

    大喵 in Beiging 於 2010/06/08 09:33 回覆

  • 鎳子
  • 最好宇最壞的時代

    狄更斯在<雙城記>寫的那段話我也非常喜歡。有著作者細膩深刻的思路,作品也會顯得更有深度呢: ) 感覺你的作品就是這樣~ 雖然淡淡的但其實耐人尋味(大心)
  • 嘿~謝謝你~=////=
    你這樣說…我好害羞哩

    大喵 in Beiging 於 2010/06/14 11:36 回覆

  • 鎳子
  • XDDDDDDD

    哈哈哈這也沒什麼~ 你真是客氣XD 我只是喜歡看用心經營且有特色的blog啦
    希望以後可以看到更多你的作品喔
    (注意到我上一篇留言有錯字@@ 好想撞牆......)
  • 錯字OK啦,誰叫輸入法大多都太自動了呢XD"
    (是說,痞客邦的留言回覆真的深得我心啊:可以修改--所以可以修改錯字XDDD)

    嗯~!我會加油創作的^^
    也希望你看得開心哦^口^//

    大喵 in Beiging 於 2010/06/21 13: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