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7596  
圖是位於北京城區內的齊白石大師舊居,今年春天剛開張沒多久(改天來寫寫遊記?)


(尼瑪是髒話無誤。)

旅居北京已經跨入第三個年頭,總想要好好有系統的來紀錄我眼底的北京,卻老感覺這城市太多元,太難捉摸,彼之生活不等於我之生活,常常以為北京就這麼回事了,鑽進陌生胡同,拐個路口,卻又發現尼瑪的眼前又是另個北京,而無從下筆。(倒是亂七八糟感想一堆)

如此,但總還是心緒奔騰,還是想寫啊(畫圖太費事了),就算,就算那回事,可能沒寫得很詳盡或是怎樣,但這是我眼底的北京,我生活的北京,寫,寫吧。

於是就寫了,供日後的我一笑。


北京,這面積沒台灣大的城市,塞滿了二千多萬的既定人口(這其中尚且未包含像我這種外地流動人
口),而,不管你是怎樣的人,你總能找到你的容身之地,冷豔高貴,孤傲拘謹,落魄江湖,潦倒街頭,只要你心有一定堅度,身有一定的強度,你都能在這城市找到一席棲身之地,就算你再如何奇裝詭異,都無人側目(頂多用手機拍下PO到微博上去)。感受北京的多元樣,總得還要真切來這住半年,才能稍有感覺,對,只能稍有感覺,因為這城市太大,你無法知道在某一角會發生什麼事(電視不會報,挖掘奇事多半靠微博搜索),於是⋯⋯

 

便從東北角走到西南角,從熱鬧的東城區裡走到三里屯,再從三里屯那繞去海淀區,再拐彎晃去西南的八寶山那裡去,再狠狠地往北京郊區走去,東南西北,我只能說尼馬的北京真是大(當然也是我鄉下人沒見識,我表示在北京讀了二年書,還是有些區域我不太熟,就比如台北讀書+工作了NNN年,還是對台北某些地方不太熟),也只能說,北京的多層次,比千層蛋糕還更千層,而且不只甜,苦酸澀鹹,到辣到痛皆有。

那的確是,北京絕對不只有康熙大帝的紫禁皇城,不僅有雍正四爺的雍和宮殿(當然請撇掉清穿劇那些虛擬的愛恨情仇),不僅有清代眾皇至慈禧太后的頤和園(去過頤和園都知道那是天殺的大),不僅有八國聯軍炸毀的圓明園,不僅有文藝小資(越來越人山人海)的南鑼鼓巷,不僅有泛政治化的天安門,不僅有千百年的歷史恨與愁,不僅有超趕現代化空氣污染,不僅有萬惡的堵車,不僅有名校,不僅有仿A貨商店街,也不僅有大街上不經心隨意瞥見的吵架謾罵(不是天天有,畢竟我上課下課兩點一線日子單純,難得幾次必定外圍大量圍觀),在這裡,或許你能看到中國的縮影,但那也只是一角,當你覺得看得透徹時,翻個面看,又發現不盡然是那回事,總之誰眼底都有一個北京樣,繞得越深,品得越細。

比如,那時第一次拜訪北京旅遊,短暫九天,那時我覺得同樣是都會,這北京人走路倒是比台北人慢,但後來旅居,更深刻的生活在北京著,在擠趕地鐵時,才發現北京上班族,每個胯下都好似騎著一匹烈馬似的,橫衝撞鑽,所向披靡。

然後寫到這兒時,我的大腦又殘了,就得還是一句:北京就這回事,但也不是這回事,就像是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一樣,一千個人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總之,這北京是哪回事,就那回事吧:這是我眼底的北京,透過我的視網膜,穿過腦神經,直透心底,的北京觀察日記,第一回。

創作者介紹

春暖花開 謬思園

大喵 in Beig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